这个90后男生,靠这个技艺惊艳了近40万人!还老被当成女神膜拜

2016-09-160阅读0

  

  

  因为热爱,

  所以执着。

  又是一趴十几个小时,

  终于将新作完工。

  杉泽放下笔,

  细细审看。

  

  “这一次又是什么鬼?”

  老妈猝不及防的声音,

  闯了进来。

  

  幸好早就见怪不怪,

  杉泽将新作铺了开来,

  “左耳有青蛇,右耳有赤蛇。”

  是一幅妖艳至极的雨师妾。

  

  如往常一样,

  他很快将记录下来的绘画过程,

  整理出来做成图片。

  

  从列举工具颜料开始。

  一步一步,

  十分详细。

  

  每一步的颜色搭配,

  和需要特别注意的点,

  他都写得清清楚楚。

  

  自己吃过的亏,

  也摆上来:

  “比指甲盖还小的脸,

  让老朽吐出二两血。”

  

  从画中的人,

  到背景,

  甚至是散落的鳞片,

  都细细的进行描绘。

  

  每幅图画上,

  看似随意的一笔,

  背后都要付出大量时间和精力。

  

  ……

  他将这些图片,

  发到了微博上。

  不大一会儿就引来,

  大批粉丝驻足围观。

  

  在粉丝们纷纷奉上花心表情,

  称赞“太美”的时候,

  杉泽却颇为得意在评论区留言:

  “我已打上水印,

  藏在各个角落。”

  

  若隐若现的一点点红色水印,

  让粉丝哭笑不得,

  好几个人担忧地跟他说,

  “换个明显点的吧,免得被盗图。”

  “看你被盗图,我会很难过。”

  杉泽本名李一帆,

  90后成都小伙子,

  帅气可爱,

  又温柔细腻。

  

  他以画古风插画出名,

  笔下最多的是,

  中国上古神话中的奇灵异兽。

  

  南国·鲛人——

  “水居如鱼,不废织绩,

  其眼泣,则能出珠。”

  

  狐骑·乘黄——

  “有乘黄,其状如狐,

  其背上有角,乘之寿二千岁。 ”

  

  姑获之鸟——

  “姑获鸟,夜飞昼藏,盖鬼神类。

  衣毛为鸟,脱毛为女人。

  鸟无子,喜取人子养之,以为子。”

  

  这些原本略诡异,

  甚至恐怖的妖魔鬼怪,

  在他的画笔下,

  清新而唯美。

  

  观之,

  宛如一股清泉,

  沁人心脾。

  让人不自觉心生感叹:

  真正的神话世界,

  想必也正是如此!

  

  从几年前偶然间,

  步入国风神话绘画坑之后,

  杉泽便欲罢不能。

  

  除了完成学业,

  剩下的时间几乎全都投入到了创作之中。

  

  所有的创作都不是凭空想象,

  他要先翻阅大量古籍文献:

  《中国妖怪百科全书》《山海经注释》

  《中国神怪大辞典》……

  

  然后对其中的每一个神话传说,

  进行牢记和解构。

  一年下来,

  光读书随笔,

  就画了四本。

  

  充分理解之后,

  他才能着手,

  加入自己的情感,

  一笔笔画出来。

  “西湖边的白蛇,刚刚修炼成人,如果可以,多希望她永远也不要遇到许仙啊。”

  

  “‘傒囊’是群小人儿,生活在两山之间的缝隙里,传说里它们见到人就伸手,可是被人拉着离开原地就会死去。啊,也许这就是为什么现在我们见不到他们了吧。”

  

  “讹兽是会骗人的小坏蛋,可它偏偏是只可爱的小兔子,诶,就是因为长得太纯洁善良,别人才容易上当啊。”

  

  “树精是条龙,长着两支角,一脸凶巴巴。但它会看着旁边的白色精灵,认真地告诉它:我会为你开出映亮天空的花朵,这样你就再也不会感到寂寞了。”

  

  他的笔触是如此的细腻善良,

  以至于很多人将他当成“女神”膜拜,

  甚至经常有人私信表白。

  

  哭笑不得的杉泽,

  只能过一段时间,

  微博上表明一下性别,

  或者放一张照片。

  

  如此一来,

  粉丝们更是纷纷调侃:

  “不能娶你,只好嫁你。”

  

  他和粉丝的互动,

  从来都是宛如一家人那样,

  和善有爱。

  

  他知道他们的喜欢,

  于是也尽力将自己所有的作品,

  不加水印公开发布。

  绘画过程一一详细地抛开讲解。

  

  但却总有人以喜欢为名,

  将图盗走,

  做手机壳、明信片、壁纸……

  

  甚至有人做了毕业设计,

  还堂而皇之挂在网上,

  以1680元的高价售卖!

  

  而他自己前不久的研究生毕业设计,

  只卖25块钱(5块钱打印费+19.9宜家画框),

  只赚一毛钱,

  最后还是被熟人分了去。

  

  盗图的姑娘后来给杉泽发了私信:

  

  “愿温柔以待”这句话,

  杉泽说像一把刀,

  狠狠插在了他心上。

  

  但除了一条谴责的微博,

  杉泽并没有追究更多责任。

  

  之后还坚持在微博上,

  详细地分享,

  画画步骤和经验。

  

  仍然保留了较大的像素,

  终于打上了水印,

  但却是开头讲的,

  “十分考验眼力”的那种。

  

  善良的他,

  仍愿意相信大多数人。

  这些年杉泽一边上学,

  一边进行高强度创作。

  

  头发白了不少,

  被老妈嫌弃又老又丑,

  眼睛里天天充斥着红血丝,

  还患上了中耳炎……

  

  他知道,身体和现实压力,

  任性做自己的时间不多了。

  

  所以他想把一直以来,

  坚持画的《中国百鬼》,

  作为将来的回忆录。

  

  每一幅画仍然坚持着从解读文献、构思到画画,严谨的创作态度一点都没有松懈。

  

  他只希望将来呈现在眼前的,

  是一本尽最大诚心的百鬼集,

  哪怕现在是以龟速向前进。

  

  他说,

  当笔尖与纸张相碰撞的那一刹那,

  能把心和梦真正地沉淀下来。

  

  “我会好好画下去的,

  你们愿意等待吗?”

  (图片来自杉泽微博,版权归原作者。)

  来源:寻匠之美

----------END----------

  免责声明

  本微信部分内容来自网络,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,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、可靠性或者完整性不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,并不对文章观点负责。版权属于原作者。

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右上角,查看历史消息。

商家合作电话:87682151

合作QQ:825094976